東京小屋的回憶

小さいおうち

第64屆柏林影展 最佳女演員銀熊獎
那棟紅色的洋房,象徵著戰前欣欣向榮的日本,在它之外的大時代,日本帝國主義蠢蠢欲動;在它之內的小人物,不能說的偷情慾望也蠢蠢欲動。

屋子,對我而言是深具魅力的故事場景,它的屬性既封閉又開放,親密又充滿秘密。因此像是《布達佩斯大飯店》和本片,打從場景設定起,故事就帶著這樣矛盾的張力。

那個年代的幫傭,既是一個家庭倚重的對象,又被期待「無聲無息」;但也正是這樣的特性,幫傭者常常成了知悉這棟屋簷下所有大小事的人。正因為顧慮家人的情緒,所以人們選擇向無關的他者訴心聲。主角小喜,因此承受了美麗女主人時子的偷情故事,一直到終老,只得偷偷寫在回憶筆記內。

由妻夫木聰飾演的年輕人,來開啟老喜的筆記,展開與歷史的對話,是美麗的設計。含蓄、神祕、驚喜、衝突。小喜的故事從戰前的繁榮日本寫至二戰帝國主義時代,然而儘是美好。年輕的他向老喜抱怨:「但歷史可不是這樣教的。」兩個觀點吧,一來,一個大時代可以被後人概括定義,但對於活在當下的每個小人物而言,卻各有不同意義;其二,走過大半輩子,我們終能記住的,或者說願意記住的,也就是大喜或大悲了。

那間紅色小屋,承載小喜最快樂的一段青春;但也是最悲痛的記憶。因為讓她快樂的平井家,因戰事或亡或了無音訊。因為她終究做了對不起女主人的事,沒把關鍵的信送出去。

當飾演老喜的倍賞千惠子,白花花的髮在小木几前顫抖,流著淚,流著忍了一生的淚,那種深沈的、跨越時間的悔,好像任誰也無法安慰,叫人心碎。最難敵的,就是時間了吧。當妻夫木聰終於找到那屋子裡的小男孩-當下當然已成了白髮老翁,當他得知那封六十年前未寄出的信,內容竟是母親(時子)寫給情夫的會面信,也敵不過時間的嘲諷,說:「想不到在這把年紀知道母親偷情…」

山田洋次導演這樣溫溫的戲,看似平淡,但三個小時卻不覺久,會說故事不見得非下重藥(呃,但偷情好像算是?)而三位老中青女演員都各自精采!松隆子,或許就適合那個大時代的妝束和性格,把女主人那「城內第一美人」想讓人一親芳澤的質感演了出來,演到我第一次覺得她深具魅力;黑木華,新秀之姿以本片拿下柏林影展后座,也把日本幫傭的輕、柔、靜、無微不至精神演得到位;飾演老喜的倍賞千惠子,則把經歷二戰的老日本婦人的溫厚、忍耐、壓抑、擅家務、內在悲情詮釋得立體,令人心疼。

最後,喜歡整體美術設計,以及好有味道的配樂(又是久石讓大師!)

 

You are not authorized to see this part
Please, insert a valid App IDotherwise your plugin won't work.

Respond to 東京小屋的回憶

Leave a reply

Basic HTML is allowe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