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路人生

Cruel&Unusual

西班牙「馬德里奇幻電影節-黑暗視野單元」最佳影片
★金馬奇幻影展口碑好評
什麼是地獄?不需要上刀山下油鍋,只需參加團體療程,找張椅子坐下來,然後分享殺人經驗…

主角艾格對於眼前熟悉的場景感到詫異,那既非夢、也非既視感(Déjà vu)。後來逐漸發現,原來自己意外殺死了太太,墜入地獄,必須一再回到凶案現場,重犯自己的罪,右手一次又一次無情重架在妻子的脖子上,無限輪迴。

片商在宣傳上,標榜它為「繼《明日邊界》之後的時空迷走神作」,因為同樣切入時間,摻入了「一再來過」的概念。但實際上兩者差異不小。明片是典型科幻片,迴片是借了科幻片喜愛的「時間」素材當調料的劇情片;明片透過時間重來,形塑了更有利的未來,不斷往前推進;迴片則是在時間重來之中,建構了過去的殘酷事實,然後再也沒有未來。

預告片吸引我的,除了我愛的科幻片中的「時間」素材,更有趣的是,它創造的地獄。

本片的地獄景象,是好萊塢電影常見的「團體心理治療」(Group Psychotherapy)。沒有血、沒有刑具,空間甚至還是我喜愛的LOFT風格(扯遠了)。但它令人痛苦的是:讓你最痛苦的事,一再重演,沒有終點。每個犯下凶案的地獄鬼,必須在地獄治療師的帶領下,不斷回到凶案現場,再不斷向眾人自白。殺了兒女的人,必須再殺N次;殺了父母的人,必須不停將他們的血染紅雙手。

這正是永不超生的無間地獄。就從這起,我們回到劇情片。

事實上,這地獄存在於人間。當人鑄下難以彌補的大錯,那強大的罪惡感籠罩內心,讓人不敢再踏入事發地、不願意再看見與事相關的人事物。一旦有外力逼迫面對,真的痛不欲生。而這部低成本的電影,在極其平凡的佈景、妝束下(音樂倒是厲害)就是以此創造壓迫感。

跟著艾格一再回到事發現場,我們和他一樣面對不堪的真相:不!殺死太太不是意外,艾格已經積怨許久、當晚已盛怒難平,當他的輪迴同時擁有「旁觀者」視角時,他發現一直以來自以為的「對她好」,卻是令她生活窒息的控制慾,愛早已逝。多少人可以面對自己慣習的惡?尤其造成了重大傷害。

艾格一次次殺了太太,情緒演變其實正如人面對罪惡感(突然也覺得適用於公關危機處理常態):先是逃避,非得面對時訴諸於無心/否認,然後憤怒地指責受害者「要不是她xx,我也不會xx」,而要真正走出地獄迴圈,則必須進入最後的階段,承認面對自己的錯。

所以最後我們看到艾格笑了出來,即使仍身在地獄。當艾格真正面對自己的錯,且積極彌補太太時,鑽了地獄輪迴規則的漏洞去改變局勢,儘管他人還是身在地獄,但心理已經豁然開朗。就如我們都可能體會過的:真正接受自己錯了,並誠心補救,儘管發生的已難挽回,但心裡才能真正舒坦。

以這麼創意的方式,演繹一件具有宗教意涵或心理治療的事,並克服低預算來呈現地獄,難怪在金馬奇幻影展上,備受推崇,如今總算有片商買了上院線。

還是挺可惜它的場景真的太日常生活,如果奇幻元素可以再增添幾分,這片口碑可以再上幾成吧。

 

 

You are not authorized to see this part
Please, insert a valid App IDotherwise your plugin won't work.

Respond to 迴路人生

Leave a reply

Basic HTML is allowe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