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

The Judge

這不是個別出心裁的題材,關於親子心結、關於近鄉情怯、關於法庭辯論、關於正義,家庭角色的安排也另我馬上想起去年才映的《八月心風暴August》。不難理解,它之所以在國外的評價兩極,就因好萊塢公式化的結構。

但「親情糾葛」從希臘神話、到當代文學,本就是兩千多年談不厭的老梗,我們永遠需要這樣的故事來提點、救贖。扎實的情節、對白、演技、幽默感,還有大好的配樂,讓這公式化的故事頗具價值。(這麼多觀眾在戲院掉淚,我是最後離席的一群,看見兩個女孩還淚眼汪汪待在座位上)

相信我,沒有人想去卡林維爾的,大家只想離開。」漢克告訴小女兒。

「誰叫你一聲不說就走了!」父親吼著。
「你一直在逃避。」學生時代的前女友無奈說。
「我怕你又突然不見。」大哥擔心說。

在嚴父之外,有一片更大的烏雲罩著漢克:家鄉藏有他所有的沉重(當然,也可以說這一切源自於父親)。即使母親過世,他無法帶著即將離異的妻子和女兒一起回去奔喪,因為這一路可是往難堪的回憶、難吐的祕密裡開去,家鄉有著他對大哥的罪惡感,他對父親要不到愛的失落感,還有整個城鎮過於黏膩的人際關係。

我有深深的共鳴,每個往城市裡擠的偏鄉孩子或許都是。人生要重來,遠走他鄉是最快的方法。當然我不像漢克般淒慘,但坦白說,拋下以前的自己、拋下舊故親友的羈絆,在易於偽裝的都市裡生活,有時候真是簡單自在多了,儘管光鮮亮麗、儘管編造輝煌的過去,這種自私,跟漢克沒有兩樣。(漢克開頭不就對著同業炫耀他的財富、嬌妻和生活,但其實一切遭透了)

漢克的驕傲,跟著故事走,我們也逐漸在老法官身上看見。老法官穿著內衣褲,摔跌在馬桶邊的那一段,印象深刻。如果你曾照護過年邁的親人,那麼這一幕的力道肯定夠狠。那個在心中總是嚴肅、端正、一絲不苟的人,此時連身體都控制不住,尊嚴盡失地失禁,老法官第一反應當然是揮開兒子的手。正如漢克不願人看見他難堪的過去。

驕傲,以及對一種價值的絕對信奉,強化了父子的矛盾。老法官對於正義、法律、人性的潔癖,二十年前,讓不解的漢克滿是憤怒傷心;二十年後,讓彼此持續怒視,卻也解了重度刑罰和心結。同時延伸一點來看,也對比了往昔對職業倫理高度重視的世界,和現今資本主義掛帥的世界。

末段,漢克轉著老父坐了四十二年的法官椅,若有所思。我也想著,如何能把自己奉獻給一個小鄉鎮的一組桌椅,這麼過了一輩子?這些年台灣是興起青年返鄉潮,但撇開媒體的聲量來說,實際人數仍是好少好少,而我仍持續向外看著。漢克最終是不是返鄉了?留給觀眾腦補了,這轉椅子的一幕真是美。

在最後分享音樂之前,不得不稱讚影帝勞勃杜瓦,以及小勞伯道尼(真是帥死了)。很多細膩的眼神、欲言又止,把整個劇本立體化、填得滿滿的。導演多布金也巧妙(芭樂得剛剛好)用了許多前後呼應、對比,透過漢克和小女兒的互動,暗示原生家庭深而綿密的影響力,我們對待兒女的方式,常常是呼應著父母(即使自己可能沒發覺)。

片尾曲,以Willie Nelson翻唱Coldplay的名曲〈The Scientist〉,用一種老父的口吻,把這戲的父子情感拉得長而深遠。體貼的戲院此時不開全亮燈,讓大家默默含一下淚吧。

Oh it’s such a shame for us to part(我們竟然得難堪地分離)
Nobody said it was easy(這本來就不容易)

No one ever said that it would be this hard(比任何人說的都還困難)
Oh take me back to the start(讓我重新來過吧)

You are not authorized to see this part
Please, insert a valid App IDotherwise your plugin won't work.

Respond to 大法官

Leave a reply

Basic HTML is allowe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