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交互感染

做自己?我不喜歡這句話。

操作型定義一下吧,哪些條件構成「做自己」?我辦不到。

要如何度量自己喜惡的純度?

喜歡一件事,甚至很俗氣的,就只是因為曾經喜歡一個人。

我說,每一次愛戀,都會在性格上留下痕跡。

哪有這麼多原始的興趣呢,我懷疑。

開口吃辣,因為那個人。

懂得貓語花語,因為另一個人。

甚至會因為那麼一個人,厭惡小孩這種生物的你,不自覺披上慈愛的形象。

我們都是學著對方的樣子,組成自己的。

隨時都在交互感染,所以人呀,不可測。

You are not authorized to see this part
Please, insert a valid App IDotherwise your plugin won't work.

Respond to 我們交互感染

Leave a reply

Basic HTML is allowe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