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鼓手:不是夢想,是浮士德式偏執

Whiplash

要說「爽片」,比起剪接到只見光影、不見面孔,和浮濫爆破的所謂大片,這才像樣。
甚至導演也灑血不手軟,這套爵士鼓簡直放在戰場上。

若非「進擊」二字成為流行語,應該啟用更強烈的字眼來命名。

故事到中段,「夢想」、「執著」、「成功」、「努力」等勵志詞彙很容易浮在腦中。但看到收尾,上述的形容詞肯定會被片中的軍事指揮嗆:「你他媽個死娘砲,在跟我開玩笑嗎?夢想個屁!滾!」

那是種近乎和魔鬼交易的浮士德式偏執,是我們多數人進不了的境界。我傾向解讀成,這部片可不是在告訴芸芸眾生「我要努力向上。」反而是展現少有的天才(指那種瘋狂病態的專注和渴求)告訴大家:「所以,藝術是稀有的。」這也是它最後轉折收尾,令人大呼過癮之處。

音樂老師&指揮佛列契,在音樂上的無情、鄙夷、絕對,就是這個態度。當他流淚或親切和小女孩打招呼,不是「鐵漢柔情」、「刀子嘴豆腐心」,那只是合理的人性,而在他敏感的事情上,千萬別去挑戰那異於常人的偏執。那就像血型、智力,恐怕是天生。滾開吧凡人!看看那句「如果你沒本事,會淪落到搖滾樂團。」多麼絕對。(我們搞樂團的是隨意多)

尤其最後畫龍點睛的一幕,兩人進入到同一個領域,多麼邪氣又迷人。
那是佛列契惡魔般的邀請,而安德魯終於回應。

Whiplash-Scream

就算樂觀一點,當它有點勵志意義好了,也相當本格派,是父執輩的軍事作風。(不只是他對學生的指導法,導演也很刻意作許多快接鏡頭,一個拍子一個拍子,啪、啪、啪、啪,反而以紀律來展現爵士樂)

雖然整齣電影完整性不太夠,理解支線(包括突然就不見的女友、意義不明的老爸)的用意,但就是收得匆促。不過這種小遺憾好像也挺貼切那偏執精神(我衷愛的《海上鋼琴師》也有這味道,一樣描寫偏執而難以入世的天才)。透過大螢幕,全片的壓迫感,放諸各種類型的電影來說都屬少見。

導演以自身經歷來編寫,把在眾人面前被羞辱、找不到要領而無路可退的委屈,植到觀眾心裡了,我一度覺得口乾舌燥。(在廣告片場,看演員一再被導演或攝影師要求「再來一個take」,儘管都和顏悅色,但氣氛就逐漸有壓迫感,更別說碰上片中的嚴師)巴掌戲真是張力十足。

最後是鏡頭外的熱門議題:他到底會不會打鼓?(只要搜尋「Can Miles」就會跑出「Can Miles Teller play the drums」,反而還不是知名爵士大師Miles Davis呢!)

觀影當下我判斷他真有玩鼓,只是程度難說。片後查了點資料,原來飾演鼓手的 Miles Teller 確實是演員,不過他曾有搖滾樂團的鼓手經歷,再接受 Nate Lang(即片中被換下的首席鼓手)每天三四小時的指導,透過長短鏡頭的剪接,創造出一名天才鼓手。

(不過他練習催速度的片段,總覺得導演表現得太過出力了,事實上打鼓不太是這種蠻勁。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片中常提到的大師 Buddy Rich 的演出影片,他老人家催速度時臉也猙獰,但手不會是那樣出力。)

最後要大讚:資深演員 J.K.Simmons 精彩的演技,魄力十足!還有最後五分鐘的處理,最後一幕是經典之作了!

You are not authorized to see this part
Please, insert a valid App IDotherwise your plugin won't work.

Respond to 進擊的鼓手:不是夢想,是浮士德式偏執

Leave a reply

Basic HTML is allowe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