彗星來的那一夜

Coherence

2013 西班牙Sitges 奇幻影展評審團獎、最佳劇本。

1923年彗星經過地球,芬蘭有個女人報警,表示屋內的男人不是自己的丈夫。警方到了現場後,告訴女人:「他就是妳的丈夫呀。」女人說:「不可能,我確定他不是!」女人:「因為我昨天才殺了他。」

一個睿智的劇本,加上一點小手段(例如本片的超~正女主角,很正很正很正),是可以取代千萬特效的。這部帶著科幻元素的電影,不僅場景極少,連特效頂多也是彗星劃過夜空,低成本卻創造了令人驚喜的效果。

Coherence1

開頭那段芬蘭女人的小故事,就是很棒的安排。透過對話間的神祕故事,原本家常聚餐的情境,就理所當然地拉大懸念,為故事加入神祕、驚悚、科幻、懸疑推理成份。從此開始,導演就不斷出招,觀眾的感官只能緊緊跟著,這就是所謂「無冷場」了。

電影從「平行時空」切入:當你在彗星干擾的夜晚,意外發現另一個屋子裡有另一群「自己」時,怎麼辦?而將這桌主角群與平行時空串起來的,外在因素是「彗星」,內在理論則是「薛丁格的貓」。

簡略談一下「薛丁格的貓」這個迷人的空想實驗。(也只能簡略,這理論門檻太高,我攀不到)

它屬於量子力學範疇,相對於我們理解的古典力學世界(反正就是以牛頓、伽利略的理論為基礎),量子力學的世界觀真的是抽象許多,很有哲學意味。幾個概念可以提一提:1.量子系統是關於機率的。2. 測不準原理:一個粒子的位置和動量無法同時被確定。(當你想觀察,就已經破壞了該系統)3. 量子世界是分立、非連續的。

薛丁格他這麼假設:「箱子裡,放一隻貓,和致命的毒氣機關。機關開關,是隨機的,而我們唯有打開箱子,才知是否啟動。」因此在打開箱子以前,開、關的機率各是50%,兩狀態是同時疊加存在的,所以貓呢,就是「活著也死著」的狀態。當我們想要觀察時,也就是打開了箱子,這瞬間就干擾了系統,造成機關開或關,我們會看到死貓或活貓。

很抽象,真的很抽象。因為那是微觀世界的量子力學。我也僅以忘得差不多的理工背景,翻閱資料、略作整理,有興趣的還是看看這些資料(也是我的參考來源):
http://case.ntu.edu.tw/blog/?p=17466
http://pansci.tw/archives/45038
http://goo.gl/8ygrRH

彗星劃破寧靜,造成亂象,原本宏觀世界不該被觀察到的疊加狀態,卻被他們意外撞見了。隨著故事的轉進,不同時空的人們開始交錯干擾。中文預告這麼說:「你了解你的朋友嗎?」彼此不禁開始猜疑,身邊的朋友是自己這個時空的朋友嗎?而在這個故事裡這只是開頭。走到結局,應該問:「你了解自己嗎?

453860.jpg-r_640_600-b_1_D6D6D6-f_jpg-q_x-xxyxx

不像一般密室驚悚,威脅不是來自他人,反而是自己。當你知道自己一喝開就會變成暴怒的爛人,便會擔心萬一平行時空的自己喝開了怎麼辦?會不會來弄自己?那不如先發制人吧!

故事從此從物理學轉進人性、哲學。尤其當女主角偷偷去窺視不同時空時,看見同樣一群人,有著不同的氣氛。意即,每個人的一句話一個舉動,事實上都在影響群體的未來。他開玩笑酸了一句,你嗆回去,不小心就擦槍走火走向毀滅。社會新聞中不多的是?短短的新聞看來,因果有夠荒謬,怎會為了一千元砍了家人?怎會因為一句無聊話,兩群人幹到掛彩?但其實都有跡可循。

最後女主角的行為,暗示了更重要的另一個議題。你覺得自己是善是惡?或者人性是善是惡?

從這部電影的世界觀來看,假設的正是像量子力學的疊加觀點,你同時既善也惡(小天使、小惡魔打架,這經驗常常都有吧?),差別只是最後作出了一個選擇、一個行為,就像揭開薛丁格的箱子,只會看到死貓,或活貓。

我想起一本西班牙科幻小說,從高端物理的「弦論」切入。故事的假設可和本片相呼應:如果用極小的時間單位,把一個人的狀態拆解,那麼會看見某個時刻的自己是純粹的惡,某個時刻是完全的善。因此呢,人的一言一舉、形象性格,都是複合的,偶然有外在干擾(彗星)疊加狀態可能就會生變。

收尾比不上前面的精彩,但畢竟難度也太高了。而科幻片之迷人,重點也在於提出一種世界觀,賦予一套規則,就這點以及導演首次的長片編導,已經非常有才了!期待他的下一部片。

You are not authorized to see this part
Please, insert a valid App IDotherwise your plugin won't work.

Respond to 彗星來的那一夜

Leave a reply

Basic HTML is allowe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