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夢冒險王

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電影進入尾聲,就像旅途的最後一個半天般不捨,多希望劇情再延長一小時。我們這群塞滿週末電影院的上班族,集體做了美好的白日夢。
壯闊比想像的壯闊;小品比想像的小品。壯闊於走過格陵蘭島、冰島、喜瑪拉雅山,上了高海拔稜線、也經歷險海。小品則是像典型好萊塢辦公室喜劇。但兩者交錯切換,成為文字無法描繪的驚喜衝突。

預告起,就喚起我當年雜誌課的記憶。主角所在的《LIFE》雜誌確實是現實世界中的老牌刊物(已停刊五年),包括他們或是國家地理雜誌,都象徵過去平面攝影和紙本刊物的活力。

如果覺得華特米堤豁了老命找尚恩太誇張;那歷史上可敬的攝影師們,拔山涉水用生命捕捉短短一刻,更是瘋狂卻真實。當時上課的憧憬至今仍在。

這部片能打進心裡的深處,我想自導自演的班史堤勒確實有話想說(而不只是想拍一部電影)。故事主線從《LIFE》雜誌全面數位化起,就是其一,他甚至讓主角拿著一部非智慧手機,即使電話天涯海角撥通,他也不致於低頭刷臉書。這是一種ON/OFF。

其二也是清晰可見的ON/OFF,上下班。主角越往後走,從服裝到外型、眼神,都跳脫於一個白領上班族的樣貌。原先的現實是辦公室,夢境是冒險;後來卻翻轉了過來。商業大樓無情,但更無情的,是忘記以自己為本體的每個人。走到最後之三,ON/OFF是自己心中的聲音-曾有的聲音、隱隱的聲音。

我喜歡白日夢,所以喜歡靠近窗邊(慶幸現在的辦公室位置旁,就有落地窗)。不只一次想像飛機撞進玻璃帷幕;想像歹徒闖進辦公室,一陣搏鬥甩出窗。還有更多更多、隨時隨地的假設。

現實中有太多顧忌,起碼做夢、做白日夢,千萬別收斂。而如果有那麼一點機會任性和衝動,腳一定要跨出去(打一下我們寫的歌Always On The Road,就是這樣的精神呀)

最後,年末迎新的時間,真的適合到電影院看這部片,重新格式化自己。還有,音樂好聽死了,現代感又兼具世界音樂的寬闊,真的餘韻不絕。

You are not authorized to see this part
Please, insert a valid App IDotherwise your plugin won't work.

Respond to 白日夢冒險王

Leave a reply

Basic HTML is allowe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