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遊戲

Ender’s Game 

改編自暢銷科幻小說作家歐森史考特卡德1985年熱門科幻鉅著【安德的遊戲】。

知道這部科幻小說大作,是幾年前在一門社會學背景的課上,世界觀的設定就非常吸引人:「讓未受社會化干擾的小孩子,以遊戲、純戰略方式指揮作戰。」可惜當年找不到中譯本,就先作罷。

身為科幻愛好者,電影版要出來,當然超期待。

雖還未讀小說(總算因電影有新譯本),但當年看過些資料。娛樂面,電影的張力夠而緊湊,整個過程很享受;可惜篇幅短,講完故事主軸外,只能聚焦在安德的人性、內在價值觀,以及戰略。

例如世界觀的設定不夠清楚(科幻片大忌吧),安德的身世是重要的,他是被政府創造出來的這一點,電影三兩句帶過。畢竟原文本討論著反戰、政治,少了就不太對。

另外,離場時聽到一些觀眾覺得爛尾、莫名其妙。這也是缺了原故事的要點:事實上這群孩子們在訓練過程中,也探討著對於蟲族的戰事。因此電影末段,安德才會如此在意:「蟲族可能想溝通」、「不是贏得戰爭,而是如何贏」,但在電影中的篇幅都放在訓練、和安德的領導統御(但這娛樂性是比較高而好懂)。

電影譯名很好。當安德終於發現不只是遊戲時,孩子本性的驚恐,反諷了所有戰事。戰爭在主事者心中,只是「1/0」(即「輸/贏」),傷亡只是數字。但當你真正把同理心放入,強大的罪惡感是會反噬的。所以故事開頭才有這麼美的引言:「當我真正了解敵人的那刻,了解到足以擊敗他,我同時也愛上他。」

不得不提男主角Asa Butterfield,這小子眼神帥死了!這部片也真的算是靠他的獨特魅力撐住,把這個混合「暴力/柔軟」的天才少年詮釋到位,才能表達「戰與和平」的深意(雖然導演不太著墨這點)。

喜歡科幻片,在於科幻片往往是借假設的世界,反諷古今;而科幻的表象又是那麼迷人富娛樂性,裡面的符號既可以好看、又可以深意。

雖然也愛本片(聽說導演也是原著小說的死忠讀者),還是期待未來有更磅礡、更聚焦小說內在哲學的改編版本,並且把擊潰蟲族後的故事演完。

You are not authorized to see this part
Please, insert a valid App IDotherwise your plugin won't work.

Respond to 戰爭遊戲

Leave a reply

Basic HTML is allowe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