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餘燼

The Broken Circle Breakdown

「當你看到星星的光,星星可能已經不見了,所以你看到的東西,其實已經不存在了。但這沒關係!因為從星星來的光,還會再繼續走,經過你的眼睛…一直往前,往前…所以小星星會永遠存在直到永遠永遠… 」

很喜歡的片,但電影簡介寫到外太空去了(會誤以為談一個敢愛敢恨的女人,碰到命運中的男人,愛得轟轟烈烈)。

它格局更大:談愛、信仰、生命,用愛情故事質疑上帝。我認為信仰是因為破碎的愛而來(破碎的愛,姑且稱之悲傷吧),那是我們在悲傷來臨前,備而不用的錦囊解藥。

一個是天主教徒,相信神、相信靈魂的另一種可能。相信現在的錯誤可以被未來掩蓋過去,永遠有救贖的可能。一個是懷美國夢的嬉皮,只信死亡以前的人定勝天,奉著理性主義

他們意外有了孩子(天主教認為不該戴套和墮胎。兩人又愛得火熱,怎閃得掉懷孕)。信仰從此開始介入生活。嬉皮的自由夢碎;在他也愛上女兒的同時,卻面臨這個小生命罹癌

小女孩-象徵愛情延續的形式,走了沒了。兩人站在巨大悲傷跟前,脆弱得只能抱著信仰相互攻擊。背景的電視裡,穿插著九一一事件,美國夢成為全世界的問號,一切價值崩壞,兩人世界崩壞。

尤其穿插了當年布希總統的保守一方,拒絕簽署、延緩幹細胞技術發展的新聞畫面。布希象徵天主教立場(人們無權干預生命),但他同時是美國夢。男主角信仰人定勝天的美國夢、女主角信仰的天主教,延宕了生醫技術,讓他們痛失女兒。

價值反轉,所以他怒吼:「為什麼一直發明殺人的技術,卻要延緩救人的技術!」而她哭喊:「我早知道太美好的事不可能持久,生命並不康慷」而上帝善於嫉妒。

她相信女兒會以另外的形式回到身邊,或許鳥、蝴蝶、青蛙。他卻厭惡她活在悲傷之中,試圖剝奪她處理悲傷的方式。他甚至在舞台上痛斥上帝,搶走她手上唯一的浮木。她一無所有,哭喊:「如果我想相信她是天上的星星,她就是!!!」

聲聲直指生命的吶喊,襯著全片輕快的鄉村藍草音樂。

所有人都哭了,在他們一次次控訴生命時。甚至離場前,看到末排座位上,縮著哭到不能自己的女生。朋友說:「我也不知道為了什麼點哭」我想了想:「或許面對生命,那是很直接、無需意識的反應吧」

加以導演極精采的插敘敘事(自認很少插敘電影可以做到這般),和後期剪接、配樂。我們像是女主角最後眼前的走馬燈,看著非線性記憶的一段人生。

而終究片子的信仰呢?除了片末的處理,我首段放的那段話,來自於男主角。「你看到的,可能已不存在。不存在的東西,你卻可能看得到、感覺得到」神和理性主義,在這裡交會。

You are not authorized to see this part
Please, insert a valid App IDotherwise your plugin won't work.

Respond to 愛的餘燼

Leave a reply

Basic HTML is allowe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