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美之城

La Grande Bellezza

★奧斯卡/金球獎最佳外語片。極美,如詩的必看電影
「我們的旅行完全出自於想像,這就是它的力量所在。這只是一部小說,純屬虛構,力特雷說的絕對不會錯,何況每個人都會想像。只要閉上眼睛,它就在生活的另一面。」-《茫茫黑夜漫遊》

傑普,二十六歲那年以一本小說走紅羅馬後,再無作品,憑著版稅和名聲,廝混在上流社會中,直到滿頭白髮。

片頭引述法國小說一段文。傑普夜夜笙歌、遊戲人生,常掛在嘴邊說:「想寫本什麼都不講的書。」好像他餘後的人生就是純屬虛構,寫滿字卻什麼都沒講。

視覺、對白極具美感。揉合華麗、古典、荒謬、寫實、黑色幽默,娛樂和藝術性兼備,在玩性之下,卻藏著暮年的憂愁-暮年的羅馬、暮年的人、暮年的才華。

一場資深文人雅士的聚會,他對著仍死抓面子、高談闊論的作家說:「承認吧,我們就是瀕臨絕望了,才在這兒面面相覷。」然後鏡頭帶到每張老邁茫然的臉孔,儘管他們身著義大利那耀眼的時尚。不甘寂寞,如同其中一人說:「在義大利,就算再有才華,一週後就歸於平庸。」更何況他們已不再創作。

每個人都問傑普:「怎麼不再寫了?」,他說找不到美好,他說這個時代已經不再精緻了。意識流般穿插著過去或者他想像的畫面,我們知道了,他的驕傲仍停佇在二十六歲那年。當時,他熱愛著那女人、熱愛著生活與創作。此後,左顧右盼著,卻再也無法下筆。

鏡頭下,上流社會的空洞荒謬,跟日復一日而無感的凡人無異。傑普在其中取暖,又時時抽離現場,嘴角一抹笑地看著、冷諷著。他只在管家和編輯老友的身邊自在。某次喝著熱湯,老友喚他「小傑」,令他驚喜。「為什麼叫我小名?好久沒聽到。」「偶爾對待朋友像孩子一樣,是好朋友的體貼。」是不是又到了二十六歲那年?

「羅馬最好的人,就是觀光客。」片子幽幽地調侃羅馬這座古城,以及文人雅士、藝術、情愛、宗教、資本世界。到頭來卻又好像歌詠了這一切。於是荒謬成了高度娛樂;而美麗卻又如詩如畫。(我心裡是跪拜著看完這部片的)

最後少女回眸那一幕,美、極、了!若我是那時的少年傑普,恐怕也會永遠嘆著直至終老:再也找不到美好。

You are not authorized to see this part
Please, insert a valid App IDotherwise your plugin won't work.

Respond to 絕美之城

Leave a reply

Basic HTML is allowe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